当前位置:

第八百五十五章

吹个大气球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秦风和苏糖的婚礼被没见过太多大世面的国内娱乐圈炒成了“世纪婚礼”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婚礼的现场视频流出后,网络上甚至有人将视频一帧一帧地拆开来分析,从苏糖头上那顶由卡地亚赞助的价值800万美元的头冠,说到苏糖手上那颗鸽子蛋大的钻戒,从花费300万美元大搭建却只使用了半天就拆掉的婚礼平台,说到侯聚义送给秦风和苏糖的新婚贺礼一艘估价大概在1200万美元的豪华奢侈游艇。前后花费高达4亿元的天价婚礼,让众多身处2009年底,尚不知中国经济就要超越日本的国内网民们,充满了对资本的向往和愤怒。

    人们闲聊,人们诅咒,人们唾骂,人们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一场婚礼,为国内的娱乐媒体提供了足足一星期的新闻材料。甚至连许多社会版的新闻,都习惯性地有意无意来蹭了一下热度。直到这一年的“双十一单身节”到来,当巨亿商城和淘宝同时发布了“单日成交额破十亿”的消息,人们才终于放过了秦风和苏糖,转而闲聊、诅咒、唾骂和津津乐道侯聚义和马骁云。仿佛只要不发表一两个观点就会被社会潮流淘汰似的。

    早已在舆论压力下修炼成精的秦风和苏糖,很聪明地在巴厘岛度过了愉快的婚后蜜月,将国内的纷纷扰扰全都抛到一边。一个月后,随着风声渐止,秦风和苏糖的第二波狗粮大剧才又低调地又上了一次头条。

    12月中旬,两人在东瓯市又办了一场婚宴。

    徐国庆特地从京城赶回来,亲自为新郎和新娘操办了喜酒。半年前他刚刚把所有抵押出去的阿庆楼又重新收购回来的徐老板,这回十分豪气地免了这场喜宴的所有费用,120桌的结婚酒,光算成本,连用料带人工带场地,少说也值个五六十万。

    秦风很有心眼地把这100桌分在了三处。

    手艺和服务最好的阿庆楼30桌,邀请市里和区里的各种领导,东瓯市生意圈里的各种朋友,以及少数愿意继续来凑热闹的合作伙伴,包括市里的徐毅光、瓯医的徐永佳、区里的章钊平,没去巴厘岛的恩师潘建伟,生意合作伙伴黄秋静和金明月,失势却未垮台的南乐清,远道而来的东强哥和刘慧普,酷浏网的徐小宁、黄芳菲和赵春雄,酷游网的光头强,闲着没事的狄晓迪和诸葛安安,勉强已经能算高管的罗进和王佳佳,甚至还有宁皓带着已经开始走红的黄勃,也来喝了杯喜酒。简而言之,这30桌属于贵宾席,是秦风将来继续在东瓯市立足的根基。

    面积最大的新阿庆楼60桌。邀请家里的各种长辈亲朋,还有秦建国和王艳梅的前同事、前工友,以及秦风和苏糖各自生活社交圈的朋友。但只能勉强算是亲友席。

    号称是亲戚的人来得最多,许多从秦风他祖母老家那边来的人,别说是秦风,甚至连秦建国都不认识,全都是老太太为了长脸,一个个上门发喜帖喊来的,弄得不少人自己都一头雾水。王艳梅家那边就比较干脆,除了相熟的人以外,其余一概不叫,就连苏糖她祖母家里,也就只叫了她爷爷和奶奶过来,其余像她生父的兄弟姐妹,统统不发喜帖,省了不少麻烦。而秦风犹豫了很久,才在婚宴前两天,把喜帖发到了亲妈卢丽萍家里。于是不可避免的,在婚宴当天,当秦建国和王艳梅一脸幸福美满地出现在卢丽萍面前,气氛那是相当尴尬。

    反观朋友圈,需要邀请的人就简单得多。秦风的朋友不多,像吴超、陆晓涛这些人,已经混到阿庆楼的贵宾席去了,剩下还能再喊一下的,也就只有李郁和袁帅而已。苏糖的朋友更少,高中同学早就全都断了联系,于是最终还是只喊了郑洋洋、思思和慧慧三个闺蜜。

    最后30桌放在交通最便利的东阿庆楼,全都留给了在东瓯市工作的秦风的直系员工们。包括秦朝科技、秦记连锁、爱情公寓和酷游网咖的员工们。但承包给王春的糖风瓯味,还有和莫念家合伙办的塑料厂里的人就没喊过来,发了点喜糖就当了事。秦风这个甩手掌柜当得不是很合格,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,发展了两年的这些产业,底下的员工加起来已经足足有800多人。吃饭的时候,还不得不临时多拼凑了10桌才勉强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秦风来回在三个场子之间穿梭,哪怕在东阿庆楼里只露了个面就走了,但好歹来来回回,也是颇费体力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喜宴,自然又引来不少媒体关注。

    然而这天又同时像一个临界点,东瓯市的婚宴过后,秦风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,就再也没以如此高调的姿态出现在媒体的视线中。最多只是瓯投的媒体宣传部们瓯投发一条简报,告诉公众说我们秦总最近又干嘛了,省得又有人没事造谣,影响微博网和瓯投旗下其他上市公司的股价。

    秦风闷声做着自己的事情,继续像上了发条的工作机器,一刻也没有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自从挂上瓯投理事会的理事长头衔后,他的时间就归了侯聚义和关朝辉。

    在秦风的没日没夜下,东瓯广场的触手,迅速地朝着全国各地延伸开去,广场开到哪里,新成立的巨亿院线和巨亿商城线下物流中心就开到哪里,巨亿手机的品牌店也伴随着生产线的日益成熟,在全国所有五线以上城市落地开花。还有光学材料研究基地,终于也有了研究成果,在秦风的组织筹划下,“东瓯市朝辉特种玻璃研发公司”成立,并联合深镇加蓝科技,火速打入了欧美特种玻璃市场。电商、地产、物流、院线、制造,瓯投集团五大产业链日渐成型,并以吞吐八荒的气势,迅速成为国内的行业寡头,甚至于垄断了部分产业。

    秦风每回出差,多则两个月,少则一星期,每次出门再回来,都能发现儿子和女儿长大了不少。通灵法医

    但幸运的是,苏糖总能抽出时间,哪怕相隔万里,也能带着孩子飞到他身边,但关键还是

    秦风和他媳妇儿是真特么有钱,完全不用在乎那点飞机票和住五星级宾馆的费用。

    秦风没错过任何孩子成长的关键时刻,眼看着他们能坐、能爬、能站、能走、能说爸爸和妈妈。

    家里的事情全扔给了余晴芳的苏糖,一颗心掰成几瓣,一半挂在秦风身上,毫无后顾之忧地绕着地球陪伴着他,另外几瓣,一点点在闺女和儿子身上,一点点在维密的走秀事业上,一点点在吃喝玩乐上,一点点在网上和人斗嘴上,最后的最后,再偶尔去曲江传媒大学上上课,硕士课程读得无比轻松写意。

    2010年年底,日本发布官方声明,称确认本年度GDP被中国超越,中国正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消息一出,此前由秦风所著,曾预言“中国经济可能在2010年前后超越日本”的《创世纪》,立马成为图书市场新宠,秦风由此获得当年中国经济学奖提名,虽然最终并没有得奖,却以23岁的年纪,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该奖项提名者。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。与此同时,人们也终于不再用看地摊文学的眼光看待秦风写的这本书,对于这本书的最后一章【预言】,更是有不少人引以为人生的指路明灯。

    2个月后,2011年2月初,美国福布斯发布最新一次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名单。

    东瓯投资集团公司,以263.18亿美元的营收额,83亿美元的净利润,成功杀入榜单,排名第370位。已经彻底洗白的侯聚义和关朝辉夫妇,则以248亿美元的身家,排名世界富豪榜第13位,直逼华人首富李超人。榜单出来后,微博网和faebook的股价再次狂飙,于是不到半个月,华人首富的头衔就换了主人。中国大陆的巨富阶层,首次碾过港台地区。《人民日报》当天便就此发表文章,称“彰显了中国在进入信息产业快车道后所焕发出的经济活力,是中国改革发放和市场化建设的重要胜利”。

    而就在官媒一致将荣誉和掌声送给侯聚义和关朝辉的同时,网络上流传的版本,则是关于秦爵爷的劳苦功高。甚至许多人对秦风甚至没能进入中国富豪500强,而感到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秦风在这段时间里,推掉了所有的采访,包括关系最好的《曲江日报》的安靖。

    他沉寂了足足两个月。

    而就在所有人都猜测秦风是不是被侯聚义兔死狗烹干掉了的时候,到了4月份,秦风忽然出现在了沪城证交所秦记外卖,宣布上市!

    一时间,举国上下纷纷倾囊买股票,秦记外卖股价飙涨,半个月内市值就翻了足足300%。

    秦风看准时机,高位抛售掉手上所有股份,套现38亿人民币。

    于是股市波动,股价大跌,跌跌不休。

    在股民们哭爹喊娘之际,瓯投趁势杀入,低价抄底。

    赔了钱的散户们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被割了羊毛。

    在全国上下的唾骂声中,秦风继“秦爵爷”之后,又连续收获了“秦扒皮”、“秦割草”和“秦兽”三个新外号。许多人在网上咬牙切齿地发誓,一定要到东瓯市杀了秦风全家,然而东瓯市一直风平浪静,修在江滨路旁的秦府大别墅,更是安详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在徐毅光的招呼下,秦风家附近一带,已经戒严了。

    中央部委对秦风和瓯投的难看吃相有点看不过去,但是搞瓯投的话有点心虚,于是就捏了捏秦风这颗软柿子,开出了罚单罚款300万人民币,5年内不准入市。

    然而证监部门的罚单,并没能阻挡住秦风的步伐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秦风作价30亿,将酷游网和东瓯市本地旗下68家酷游网咖,打包转让给了陈天乔,个人银行账户现金突破恐怖的70亿。

    两个月内,两笔巨额收入,再一次将秦风推到了台前。

    可秦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,他默默地拿掉了自己身上的十几个社会头衔,回到曲江大学,为博士论文答辩做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2011年7月,秦风通过论文答辩,获得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而他的博士论文《新全球政经格局下中国人口政策调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》,则得到了中央某领导的高度认可。论文中的部分观点,被纳入国家“十二五”规划……

    秦风博士学位授予仪式当天,曲江大学的礼堂里可谓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潘建伟亲自给这位人生中最得意的门生,递上毕业证书。

    继而全场安静,注视着秦风,走到讲台前。

    秦风站在台前,看着面前乌泱泱的一大群人,内心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见多了外国领导人,这点阵势,早就不算事情了。二次元位面之旅

    他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钟,才开口道:“我很长时间没当着这么多人讲话了,这两年来,一般都是私底下和别人交流。而且说话的时间也不长。因为我要见的人,通常都很忙,所有的谈话,都必须以最简练的语言,把意图和重点表达清楚。所以这也改掉了我一个不太好的毛病,废话多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的场面,我曾经在脑海中幻想过很多次。最早的一次幻想,可能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。大家注意我用的是‘幻想’这个词,因为那时候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会有这一天。博士学位,太神圣了,太高端了,太难了。但是我很幸运,老天爷给了我机会,我终于还是把握住了。

    原本这个时候,我内心应该有很多感概。我今天在来之前,也在心里想了很多话,但现在站在这里,突然就什么都不想说了。因为我想讲的那些道理,你们都懂,我不想再多说废话。而如果说我自己的事情,那就更没意思。我的时间一共就两部分,一部分,努力工作,至于工作内容和工作结果,大家都能看到。另一部分,努力生活,但我和我妻子的日常生活不能说,说出来就是‘在公开场合传播"se qin"yin秽内容’,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秦风又继续道:“但是如果什么都不说,我又觉得今天辜负了这么多毕业的和没毕业的同学们。我这几年都没能好好看过曲江大学长什么样子,今天实在是不想再错过可能是最后一次站在曲江大学讲话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说点什么呢?

    就说说我们的时代吧。

    今天是2011年7月15日,互联网技术诞生已经有30多年,互联网进入中国已经有20多年,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数字技术创造大量社会财富,已经有10多年,那么接下来的10年呢?我相信科技还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进步,社会还有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时代,第一次,个人创意可以直接变现,社会关注可以成为商机,产业模式日新月异,资本越滚越大,而且越滚越快。我们的世界,正在以难以描述的速度在刷新。以前是三年一代沟,以后是三个月一代沟。今天的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,明天的你会为自己今天的迟钝而后悔,但是不要紧,我们永远有明天,明天永远都有。总有一天,会有人想明白明天会发生什么,然后提前为改变命运做一点小小的准备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时代,第一次,我们能在短暂的一生中,看到完整的社会面貌的改变进程,从经济结构到生活方式,从市场制度到社会文化,衣食住行、吃喝玩乐,甚至连我们使用的语言,我们自我表达的方式,都在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经济的带动下,朝着未知的方向快速变化。但同样也是第一次,面对社会革新,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感到害怕,相反的,我们期待,我们愉快,因为我们都知道,这样的变化是进步的,是有益处的。我们每一个人,都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和创造者,每个人每一次和技术的接触,都带给技术进步的筹码,驱动技术向前发展。不流血,只流汗,努力生活,就等同于服务社会。人类社会,从未像这个时代这样,在技术的帮助下,成为如此紧密联系的共同体。而对于我们个人而言,我们第一次能从社会的进步中,得到如此直接的好处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个时代,第一次,个人和世界在一个频率上成长,几乎没有人会被时代所遗弃,因为这个时代的进步惯性太大,每个人都在被社会推着往前走,几乎不存在往后退的空间。世界发展到哪一步,我们就发展到哪一步;我们走到哪一步,世界就走到哪一步。集体同步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。

    技术爆炸,资讯爆炸,内容爆炸,产业爆炸,创意爆炸,想象爆炸,宇宙大爆炸。

    所有人争分夺秒,所有人时不我待,所有人求新求变。

    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,同样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或者说不管在任何时代,不管任何人,不管任何事,“变”不是最关键的,“快”也不是最关键的,最关键的东西,叫作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才是最好的武器。唯有旧历岁月的人和事,才能赢到最后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笑到最后的人往往并非是最优秀的人,因为优秀的人很难耐住性子一辈子只做一件事,反倒是成功群体中的某些平凡者,因为平凡而不平庸,才能最终站到时代和历史的最高点。

    当我们处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,我们更要懂得站稳脚步的意义,哪怕世界再快,我们也要踏实向前。而也正因为这个世界足够快,我们的每一步踏实向前,早晚能和绕了地球一圈跑回来的这个世界撞上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我想说,请大家不要着急。

    对于这里所有即将要面对社会残酷竞争的各位同学们,我要告诉你们,我们今天这个世界的最残酷之处在于,你们一出校门,遇到的竞争对手就是行业老大。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,没有等级,没有技能,没有装备。你们肯定会遇到困难,遭受挫折,尝到失败。你们被碾压是正常的,但只要不死,你们总能等到自己开发出外挂,逆袭Boss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所以不要轻言放弃,选定一条路后,更不能轻易退出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给了所有人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们不应该辜负时代,更不应该辜负身处这个时代中的自己。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